六祖大师开示众人这样说:“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我这个法门,以定慧为本,大众们不要迷惑,以为定慧有区别。定慧是一体的,不是二种。定表达的是慧的体,慧表达的是定的用。当一个人即慧的时候定就在慧中,当一个人即定的时候慧在定中。如果认识这样的义理,就是定慧等学的人。诸位学道人,不能说先定然后生发慧,先慧然后生发定,对定慧有区别。持对定慧有区别见解的人,他的心中法有二相。虽然口说善语,其实心中不善,这种人空有定慧,定慧不能相等。如果心口全部都是善,内外都一样的人,定慧自然就是相等。自己体悟修行,不在于争论,如果争论先后,自己就等同于迷惑的人。这种人不断胜负,却会增加我法的见解,不能离开四相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定慧好像怎么样呢?好像灯光,有灯就有光,没有灯就显示黑暗,灯就是光的体,光就是灯的用,名字上虽然有二个,本质上本来同是一个。这个定慧的法门,也是这样的道理。”六祖大师开示众人这样说:“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一行三昧者,就是于一切处行住坐卧,常行一直心是也。《净名经》上面说:‘直心是道场,直心是净土。不要心行谄曲,而口里说着正直的话。口里说一行三昧,而没有内行直心。只要内行直心,于一切法不要有执著。迷惑的人执著法相,执着一行三昧,直接说常坐不动,妄不起心,就是一行三昧。作这样的见解的人,就等同无情,却是障碍佛道的因缘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道必须通流,为什么自己却产生滞碍,心不要执住于法,道自然就通流,心如果执住于法,名为自己捆绑自己。如果说常坐不动是道,就好比舍利弗,宴坐林中,却被维摩诘诃责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又有一种人教人静坐,看心观静,要求身体不动心念不起,从这方面用功。迷惑人的不会明白,便执著成颠。这样的人很多,一直这样互相教导,故知道明显是大大的错误。”六祖大师开示众人这样说:“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本来佛真正的教法,没有顿法和渐法。人性自己的根器有利和有钝,迷惑的人理解为渐修,悟解的人全都是顿契。自己认识自己的本心,自己见悟自己的本性,就是没有差别,所以才去立顿法和渐法的假名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我的这个法门,从上祖以来,先立无念为宗,无相为体,无住为本。无相者,就是于相而离相;无念者,就是于念而无念;无住者,就是人自己的本性,面对于世间的善事恶事好人坏人,乃至冤仇或者亲密的人,说话言语触刺和欺争的时候,全部并将为空,不要去思考最终的好坏和利害关系。念念之中,不去思考前境。若前念今念后念,念念相续不断,名为自己系缚自己。如果于所有的法上,念念都不要执住,就是没有系缚了。这就是以无住为本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外面于一切相而离一切相,名为无相。能够离于相,则法体自然清净,这就是以无相为体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于诸境上,心不要污染,就是无念。于自念上,常常离于诸境,不再于境上自己生起种种心。如果只是百物不思,这样念尽除却,一念断绝就是死,别的地方又受生,是为大大的错误。学道的人思悟这个道理,如果自己不认识佛法的意思,自己错了犹可以原谅,如果还去劝他人,就是自己迷惑不见本性,又诽谤《佛经》了,所以立无念为宗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云何立无念为宗?只缘口说见性而迷惑的人,于诸境上有念,念上便起邪见,一切的尘劳妄想,从这个地方而生。自己的本性本来无一法可得。如果说有所得,妄说祸福,全部都是尘劳邪见。所以这个法门立无念为宗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无者无什么事,念者念什么物?无者无二相,没有一切尘劳的心;念者念真如的本性,真如就是念的体,念即是真如的用。充满善意智慧的大众们,真如自性起念,六根虽有见闻觉知,不染著万境,而真性常常自在。故佛经上说:能善于分别诸法相的人,于第一义而不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