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龙元年上元日,武则天和中宗皇帝下诏书说:“帝王我请安、秀二位大师到宫中供养,在日理万机偶尔有空的时候,每每会研习修行究竟一乘的佛法。二位大师都推让说:‘南方有一位慧能禅师,得到弘忍大师密授衣法,传授诸佛的心印,可以向他请问。’今我派遣内侍薛简,带着我的诏书恭请迎接大师到皇宫来,愿大师你慈悲为念,迅速赶赴马上到京城来。”六祖大师上表婉辞退掉皇帝的邀请说自己有疾病,愿意终老于林麓之间。薛简对六祖大师说:“京城里的禅师大德都说,欲得体会佛道,必须要坐禅修习禅定,如果不是因禅定而得到解脱的人,从来就没有发生过。不知道大师你的说法又是如何呢?”大师说:“所有明白佛道的人都是由心里去开悟,怎么会一定要静坐呢。佛经里说:如果说如来假若是坐或者假若是卧,这种人是在践行邪道。为什么呢?内心无所从来,也无所从去,本来没有出生所有也就没有灭亡,这就是如来的清净禅。诸法空净寂然,这就是如来的清净坐。究竟没有证得什么佛道,况岂是静坐耶?”薛简说:“弟子我回到京城,我的主人皇上必然会问我,愿大师你发发慈悲,指示出佛法的心要,我才能传奏到两宫,以及京城里学道的人。譬如一灯点燃百千灯,冥暗者都获得光明,光明的明亮明明没有终尽。”六祖大师说:“道没有光明和黑暗,光明和黑暗是互相交换代谢的道理。明明没有终尽,也是必有终尽,光明和黑暗相互对待而立名。所以《净名经》说:佛法没有比对,没有相互对待的缘故。”薛简说:“光明比喻智慧,冥暗比喻烦恼,修道的人,倘若不以自己的智慧照破自己的烦恼,无始以来的生死,凭什么能够出离呢?”六祖大师说:“自己的烦恼就是自己的智慧菩提,两者不是二样也不是有区别的。若是以自己的智慧照破自己的烦恼这种人,这明显是二乘见解的人,属于羊鹿等的根机,具有上智大根的人,都不是这样。”薛简说:“如何是大乘的见解?”六祖大师说:“光明与没有光明,凡夫的人见解为二样,智慧的人因为自心了达,知道光明与没有光明其实本性没有二样。没有二样的本性,即是真实的净性。真实的净性者,处凡愚也不会减少不会消灭,在贤圣也不会增加不会生出,住烦恼也不会散乱,居禅定也不会寂静。不会断灭也不会恒常,没有所来也没有所去,不是在其人的中间,也不是在其人的内外,没有生出所以也没有灭亡,本性的象相是如如不染,本性的内相是常常安住于用动而不迁流,这些描述我强名之为道。”薛简说:“大师你说的不生不灭,跟外道所说有何差别?”大师说:“外道所说的不生不灭者,是将灭亡来停止生出,以生出来显示灭亡,灭亡依然没有灭亡,生出还是没有生出。我说的不生不灭者,本来就是自然没有生出,现在也是必然没有灭亡,所以不同于外道。你如果欲知道心要,但一切的善恶都不要思量,自然得入你自己的清净心体,自然是清湛畅然而常住净寂,灵妙应用如恒沙般不尽。”薛简承蒙大师指教,豁然间大悟,礼辞大师后回归朝廷,向皇上奏禀大师所说的话。其年的九月三日,有诏书表彰奖励大师说:“禅师你推辞说自己年老有疾病,为皇帝我勤修佛道,这是我们国家的功德福田。禅师你没有世间的尘垢,在世间法里推托有疾病,却一直在阐扬大乘的佛法,传授诸佛的心印,谈说不二的佛法。薛简帮你转传禅师你指授的如来知见,皇帝我出生于积德行善的家庭,宿世以来种下诸善的慧根,恰好出生在禅师你出世的时代,顿时悟解上乘的佛法。承受禅师你的恩惠而感恩,在我心里以最高的级别感恩你。并奉上磨衲袈裟和水晶钵,同时命令韶州刺史,将寺宇重新修饰一遍,赐禅师的旧居名为国恩寺。”